「不可能计画」最新出击,让拍立得相机拥有 LED 闪灯与控制功能

「不可能计画」最新出击,让拍立得相机拥有 LED 闪灯与控制功能

拍立得(Polaroid)破产、停产,让当年许多忠实的拍立得相机迷伤透了心,不过不愿就此放弃的爱好者决定成立「不可能计画」(Impossible Project)来让拍立得底片与相机复活,这场粉丝自救行动,最终不仅是製造拍立得底片延长原本消费者手上拍立得相机的寿命,如今还打造出全新的即拍即得相机。

原本备受欢迎的拍立得,受到数位相机侵蚀市场的危机,在 2001 年破产,2002 年 4 月,公司的所有资产含拍立得公司名称,以 2.65 亿美元售予美国第一银行(Bank One)旗下私人资产投资子公司第一资产合伙公司(One Euity Partners),成立新的拍立得公司,第一资产拥有 53% 股权,新拍立得积极授权拍立得名称及商标在其他电子产品以获取授权收入,其主要客户彼得斯全球集团(Petters Group Worldwide)决定乾脆买下拍立得,于是 2005 年拍立得再度转手,以 4.26 亿美元卖给了彼得斯全球集团。

彼得斯全球集团一接手,就立即关闭研发部门,开除 100 名相关员工,并把所有能处置的地产、厂房资产一一出售换现,显然拍立得将面临缓缓凌迟,资产遭秤斤论两拆卖,最终尸骨无存的下场。2008 年,新拍立得关厂,停产拍立得相机,停产拍立得底片,此举让手上有拍立得相机的消费者极为震怒,因为这表示手上底片用完后,拍立得相机就成了废物。但这并非突来的决定,只是贪婪的母公司长期割肉变现计画的一部分。

此时拍立得的命运又急转直下, 2008 年彼得斯全球集团主席汤姆彼得斯(Tom Petters)涉及庞氏诈骗遭逮,在债权人压力下,拍立得被迫二度破产,2009 年 3~4 月进行 2 次拍卖,但拍立得的新买主也一样无意重整拍立得,重新生产拍立得产品,而只是想利用授权榨取残余品牌价值,2010 年还请来女神卡卡来担任品牌大使,但是拍立得没有了拍立得相机,只不过是个空壳品牌,最后拍立得想到的办法是授权富士(Fujifilm)生产拍立得品牌即拍即得相机。

从底片延伸到相机

就在拍立得自我抛弃、宣布停产底片的时候,粉丝自救商机崛起。不可能计画的成员佛罗里安‧卡普斯(Florian Kaps)在 2005 年时原本经营拍立得底片及商品线上交易网站,2008 年 2 月拍立得宣布停产时,他看出其中利基商机,最直接的想法是买下大量最后的拍立得底片在网站上销售,但他不愿只是赚这种快钱,反而积极奋起拯救整个拍立得社群的未来,他与荷兰恩斯赫德废弃工厂主管安德烈‧波士曼( André Bosman)以及奥地利企业家马文‧撒巴(Marwan Saba)合作,以 310 万美元从拍立得手上买下即将废弃的荷兰厂,含 40 万盒底片,并租用机器设备 10 年,打算重新营运,新闻传出时成为拍立得社群心中的救世主。

但事情并不那幺简单,由于荷兰厂只是製造最终整合底片,其中的撕除薄膜是由墨西哥厂製造,相纸与负片是由麻州工厂製造,这两处工厂都已经停产荒废,没有这两项重要元件,光有荷兰厂根本无法製造底片,最后相纸与覆膜的问题找到伊尔福公司(Ilford )以及其他相片设备公司而解决,但是化学药剂配方成了最大的挑战。

原始拍立得底片中使用的部分化学药剂,受到欧盟新环境法规的影响,禁止进口至欧洲,于是团队只能重新打造新的配方,终于在 2010 年 3 月发表新底片,最初的底片有许多包括容易褪色等等的问题,之后即使陆续改善,影像品质仍然并非理想,但拍立得社群的怀旧风情让不可能计画从数位相机以及富士 Instax 即拍即得竞争对手的夹杀下杀出重围。

不可能计画化不可能为可能,站稳了利基商机,2010 年营收 400 万美元,获利 27 万美元,以 36 人的小公司来说成就非凡。

如今不可能计画从底片延伸到相机,不再全然寄居于过往旧拍立得相机的遗泽之中。 2016 年 5 月,不可能计画宣布推出首款自行研发的即拍即得相机 I-1,比起过去的拍立得相机,新机当然要有新的特色,I-1 于镜头周围设置一圈 LED 闪光灯,除了闪光灯功能以外,LED 灯还充当显示灯号,可显示底片剩下几张,解决了过去拍立得相机得要自行心算还剩几张底片的麻烦。

I-1 也加上了可拆卸式的观景窗,更增加了控制功能,可以利用手机 App 来调整相机的各项参数,包括快门、光圈、焦距等,这是旧拍立得相机所不能及的。不过,I-1 仍旧必须面对富士 Instax 的竞争挑战。I-1 计划于 2016 年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