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单身,却不愿意把寂寞交给任何人

文/柚子甜 图/Shutterstock

 我单身,却不愿意把寂寞交给任何人

「也许明天,我会选择,自己旅行不轻易恋爱。」──萧亚轩〈一个人的精彩〉

收录在萧亚轩专辑《红蔷薇》里的主打歌〈一个人的精彩〉,二○○○年红遍大街小巷,大概是老妹们共同的回忆吧。只是当时自己还是懵懂的少女,却硬装起成熟沧桑的腔调跟唱,不明白往后的多少年,要经历多少人情世故,才能担当得起那个「拿掉戒指、扎起马尾,开始不再想你姿态」的老妹。

「一个人的时候,我才学会旅行。」倩说起自己的事。当她还是个少女时,交了人生第一个男友,理所当然地把他当成全世界。「那时候,我要他不管到哪里都要带着我。如果不行,也要随时随地打电话,让我知道他有多想我、多爱我,多希望我能参与他眼前的一切。」

她与男友相恋八年,到哪里都是跟着对方的脚步走,害怕自己一个人落单。她从来没有自己去过陌生的地方,连大学注册都是家人载她北上,亲眼看着她安顿好一切才离开。在她心底深处,总认为自己什幺都不行,没有强壮、高大、有方向感、又会开车的男友带她出去,她自己一个人一定没办法去任何地方。

「很难想像,三年前的我是这个样子吧。」倩幽默地微笑道,很难想像第一次认识她时,她是个轻装简囊入住背包客栈的女子,而且转头就能跟第一次见面的人谈笑风生。

「后来有一天,我跟他吵了一架。那天刚好是尾牙,我喝了一点酒,天气又冷又下雨,我不想自己搭计程车回家,就打电话要他来载我。他说他还在公司加班,工作很忙没空理我。我那时还太年轻不懂事,加上又喝了酒,隔着电话跟他吵了起来,大哭大闹说你一定不爱我了,结果他沉默地听我闹了三分钟,最后只冷冷地说了一句:『我受够妳的不独立了。』随后挂掉电话。隔天,他就没有再出现过了。」

「八年?就这样?」

「对,八年,就这样。」她淡淡地说,眼里却没有一丝惋惜。

一个人的时候,才发现天开地阔

很多老妹第一次单独旅行,都源自于一次巨大的感情破碎。

在那之前,她不是没有能力走出去,而是少女的时候,误以为自己柔弱,总是想依赖比自己独立而强壮的男人,也太享受对方一手遮天的保护。她还没见识过自己多能飞,就先在笼中扮演乖巧的金丝雀。久而久之甚至让她以为,自己本来就不会飞,唯有靠这个男人的餵养,自己才能活下来。

「直到他离开之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有多大。」她说,当时她像失去了全世界,崩溃到整整一个礼拜只吃了几片吐司,其他时间一吃就吐。朋友看不下去,怕她生出病来,鼓励她请个几天假去国外散心。「我那时候想,好吧,既然他都不要我了,我也没在怕,反正最多流落异乡,要命就一条。」

她跟公司请了假,开始自己上网搜寻机票、找便宜的民宿,一边爬旅游版规画行程,同时还跑了外交部办好签证,连来回的机场接送和旅平险都她一手包办。

「以前自己都以为没有他,我不可能办好这些事。直到做了才发现,这些根本没有那幺难。」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很感谢他拆了我的笼子。被豢养久了的金丝雀,第一次知道自己也能飞。」

老妹单身,却不再轻易把寂寞交给任何人。

那次回国之后,她迷上自己一个人旅行。

没有男友告诉她这次该去哪,她就勤奋地查旅人的游记;没有男友开车载她,她就自己半夜上网订早鸟票;不再有人为她规画好行程,她就自己上网爬文,甚至乾脆不计画的拎了包包就走。

「一个人才有这种奢侈。」她笑着说:「现在可以更加任性,因为我想去哪里,就可以带自己去;想认识谁,就可以上前去搭话,不用有任何顾忌。」

单身的时候,心里空着的那一块,总是在夜深人静时隐隐约约地啃食自己;但是老妹单身时,却不再轻易把这样的寂寞交出去──因为空着的那个位置,也许暂时装不进任何人,却可以让她装进全世界的自由。

本文出自《老妹世代》远流出版

我单身,却不愿意把寂寞交给任何人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